樓市調控將轉入松緊搭配階段

發布日期:2019-07-16

    樓市調控將轉入松緊搭配階段  ●(非特別標注,文章皆為譚浩俊原創) 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舉行。會議要求,要構建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長效機制,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定位,因城施策、分類指導,夯實城市政府主體責任,完善住房市場體系和住房保障體系。下載APP 閱讀本文更深度報道  不難發現,此次會議對樓市問題的表述,至少發生了三個方面的變化。  首先,淡化了調控。此前的表述,都是用的“調控”二字,如堅持調控不放松、加大樓市調控力度等,具體方式也是“因城施策,分類調控”。但是,此次會議沒有再提“調控”二字,“分類調控”也變成了“分類指導”;  其二,鎖定了責任。在明確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基礎上,首次提出“夯實政府主體責任”的要求,而且是城市政府的主體責任,責任主體進一步下沉;  第三,理順了關系。明確提出,在住房問題上,必須政府的歸政府工作報告、市場的歸市場,住房的市場體系要完善,保障體系也要完善。  需要注意的是,雖然會議沒有再提“調控”二字,但并不代表樓市調控政策將全面退出。在目前的情況下,要實現房子是用來住的、不是用來炒的目標,既要體現市場的張力、也要保持調控的定力,要積極創造條件,逐步過渡到長效管理機制階段。否則,會出現新的反復,影響長效管理機制的建立。  可以看出,用“指導”替代“調控”,實質就是為逐步轉入長效管理階段創造條件。因為,調控更多的是單向發揮作用,是用嚴厲的政策和強大的外力,迫使市場行為發生變化,有形之手的痕跡很濃。指導則重點依靠市場,依靠規則和制度,由市場主體依據市場規律調整行為,有形之手則重點解決無形之手難以解決的問題,如保障房、廉租房、公租房等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樓市調控“降溫”已成定局。  由于住房保障體系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全面建成,而房子是用來住的定位要想轉變成現實,也需要比較長的過程。在住房市場仍然是需求大于供給的情況下,炒房和投機問題也是無法立刻解決的。所以,不提樓市調控也好,提出分類指導也罷,對炒房和住房過度投資、投機行為還是要嚴格控制、嚴厲打擊的。所以,調控政策只能逐步退出、分類退出、有序退出,而不會一下子全面退出。  比較可能的情況是,在調控問題上,采用松緊搭配的方式,亦即對炒房和住房過度投資、投機行為,仍然從嚴從緊、決不放松,對剛需和改善性需求,則逐步放松政策,包括限購限貸限售等,都會放松。特別是首套房,會在房貸利率、首付比例等方面都出現一定幅度放松,形成緊的更緊、松的更松格局。  這也意味著,指望淡化調控就是調控退出、再度萌生炒房沖動的人,最好打消這樣的念頭。淡化調控決不是調控退出,分類指導也不是對房價上漲不聞不問。政策調整與優化后,如果出現房價反彈,就必須及時采取措施,控制房價上漲。不然,就不會提“夯實城市政府主體責任”的要求。調控松緊搭配的目的,就是要為樓市長效管理機制的建立打下堅實的基礎,創造良好的條件。如果住房的“兩個體系”建立好了,且在住房的構成體系和結構比例方面越來越合理、越來越能體現市場化和保障性的特點,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有足夠保障。那么,樓市長效管理機制的格局也就形成了。  需要預防的是,面對政策的變化,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出現一定市場波動,炒房者和投機者會伺機而動,開發商也會“趁熱打鐵”,萌生漲價沖動。對此,承擔主體責任的城市政府,必須高度警惕、及時采取措施,避免引發新的矛盾。遏制房價上漲仍是基本要求,保護剛需、活躍市場、穩定經濟增長則是現實需求。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譚浩俊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責任編輯: HN666)

直播写字能赚钱吗